您現在的位置: 新世代集運收費 >> 新聞中心 >> 娛樂 >> 體壇動態  >> 正文

30枚圖標 把中國文化“篆刻”進冬奧

jr.xn--fiqs8s6ra157dk85b.biz 來源: 中國青年報 用手持設備訪問
二維碼

  30枚圖標 把中國文化“篆刻”進冬奧

  冬奧會體育圖標(朱文)。北京冬奧組委供圖

  “像‘印’,不像‘標’。”對於近日正式發佈的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體育圖標,北京冬奧組委體育部部長佟立新道出看到圖標的第一印象。

  體育圖標是奧運會的標配,這些定格了每項運動最具代表性瞬間的符號將廣泛應用於賽事景觀、指示系統、門票,以及電視轉播、新聞宣傳、市場開發等多個領域。“體育圖標可以超越所有的語言和文字,無論是運動員、教練員,還是觀眾,看到這個標識,就知道它所代表的競賽項目。”佟立新表示,作為奧運會重要的視覺形象元素之一,體育圖標除了很強的功能性,也是傳達奧運會舉辦理念和主辦國文化的重要載體。

  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體育圖標共30個,其中包括24個北京冬奧會體育圖標和6個北京冬殘奧會體育圖標。圖標設計以中國漢字為靈感來源,以篆刻藝術為主要呈現形式。

  “最初的創意方案將近有20個方向。無論從冰雪運動、圖形創意,還是從文化淵源,我們找了很多跟過年相關的元素,甚至還有剪紙、皮影方向的嘗試,最後才把方向鎖定在文字上。”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副院長、北京冬奧組委文化活動部形象景觀藝術總監、體育圖標設計團隊主創設計師林存真介紹,選擇“文字”有兩個重要原因,“我們的會徽就是以文字為創意來源的,冬奧會的體育圖標應與整個冬奧會形象景觀體系在思想脈胳上保持一致;此外,2008年夏奧會體育圖標的創意也來自文字,我們想能否在體育圖標上和夏奧會有一個呼應,也體現‘雙奧之城’。”

  2020年5月初,設計團隊開始了體育圖標的創作。在確定靈感來源後,林存真及其團隊第一時間去了中國歷史研究院,從甲骨文甚至更早期的文化符號中尋找可能性,研究怎樣使用文字的結構或筆法才能將運動項目的形態表達得最準確,“讓大家看起來有中國文字的感覺,又讀不出它是什麼字。”在她看來,體育圖標就是一個窗口,“大家看到了、喜歡它了就會去了解它,從而會去了解中國文化。”

  可“文字”的呈現方式多種多樣,“最開始創意沒有落在篆刻上,而是書法。”林存真透露,冰雪運動是速度和力量的體現,他們在嘗試書法的時候,“有的圖標還可以,有的會覺得力量不夠。”例如,在畫冰球的圖標時,就很難用毛筆把冰球比賽中的激烈力量感表達出來。此時,篆刻成為新的方案,“筆法和刀法比較的話,刀法的力量感更強。同時,由於刀和石頭的關係,會出現很有意思的邊緣結構。”

  為了踐行篆刻的思路,林存真專門邀請了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的青年教師、篆刻藝術家張洺貫合作,她進行圖形設計,張洺貫用篆刻表達。

  “秦漢時期的印章是中國篆刻藝術史上的巔峯,‘印宗秦漢’成為後世文人篆刻的‘金科玉律’。”張洺貫介紹,“中國文字在秦代和漢代的發展中,主要以大篆和小篆為主,大篆與小篆字體本身就有很強的象形性,這樣的象形性和冬季運動輕鬆、跳躍的感覺很類似。”經過多方討論和嘗試,圖標最終採用了漢印的風格。

  為了讓每個體育圖標都充分展現該運動最有特點、最優美、最成功的瞬間,在正式篆刻圖標之前,畫圖標就是一個經歷反覆修改的過程,“圖形是高度抽象、概括的,比如一條線,它的角度、粗細、長短,其實都是高度提煉概括運動本身的。如果不瞭解這項運動,沒有很強的圖形能力,就很難畫出來。”剛開始畫稿時,林存真對設計師提出要求,“做這個圖標前,每一個圖標必須要在100稿以上,手頭才有感覺,你才能畫出來。”

  有的圖形成形速度比較快,可能一兩百稿就能出來一個;有的則需要幾個人畫上千稿,分頭畫,每個人好幾百稿,都達不到想要的效果。讓林存真印象深刻的是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的區分,“最開始設計都是側面形態,跟體育部的專家研究後,我們就把短道放成兩個人,大道畫成正面。可用正面表達就要有頭、手、肘、腿,它是有透視的,怎麼在抽象的小圖形裏把人的發力、胳膊和胸用空間的狀態表達出來,這個特別難。”例如,運動過程中前後腿的細節,“大家看圖時看不到彎曲的腿,因為彎腿的膝蓋是正對着你的,怎麼讓人意識到它是一個彎的圖形,這就花了我們很多時間去調整。”

  好不容易形成理想圖形後,張洺貫的篆刻工作又遇到難題,“在用刀刻石頭時,由於我們無法掌握石頭每一個局部的情況,所以銼刀在銼得比較快時會出現‘崩殘’。如果‘崩殘’出現在提示速度的位置,它是合適的,但若出現腰部、肩部這樣體現身體結構的位置上,它就會對圖像的表達有影響。”簡單來説,篆刻這種天然的“崩殘”效果,與圖標本身的清晰度、傳達運動特徵的情況,接洽存在難點。

  但作為一門古老的藝術,篆刻最終仍與漢字相互融合,又一次為奧林匹克運動貢獻了“中國文化符號”。這樣的時代機遇在張洺貫看來,是篆刻一次新的生機,“我們一提到書法與篆刻,總覺得離年輕人的距離比較遠,事實可能並非如此,我們需要將這種傳統的藝術進行再解構,讓年輕人在這個時代去了解它、適應它。”

  “可怎麼讓篆刻在年輕人心裏激起一些小的浪花,讓他們覺得篆刻依然可以時尚起來?”林存真透露,“我們得讓體育圖標動起來。”動態版的體育圖標,成為設計團隊的主攻方向,“適合現在移動終端、網絡、電視和年輕人喜歡的狀態。”

  不過,讓這些體育圖標“動起來”並不容易。如何把二維的篆刻轉換為三維的動畫?又如何在2-3秒的短時間裏高度提煉經典動作,呈現運動特點,同時還要符合運動規範,自然地體現中國傳統文化?這些都是難題。此前困擾張洺貫的“崩殘”卻意外發揮了作用,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副院長靳軍表示,他們研究後發現,刻刀與石頭接觸過程中“崩殘”出的粉末,可以與雪花、冰花產生關聯,“這產生了從靜態到動態的聯繫,篆刻這門傳統藝術與時尚的冰雪運動結合,刻刀的動作,冰雪運動的動作,從靜到動,從古至今,具有了新的生命力。”

  由於北京冬奧會賽時恰逢中國傳統節日春節,此次發佈的體育圖標的色彩來源於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色彩系統中的主色之一霞光紅,這也將烘托出濃厚的節日喜慶氛圍。北京冬奧組委文化活動部副部長高天表示:“我們想讓大家感受到,冬季運動、冰雪並不冰冷,冬奧會將是充滿熱情、火熱又温暖的。”

  (本報北京1月11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梁璇 來源:中國青年報)

相關新聞
今冬將迎遊客二億三千萬人次 冰雪旅遊收入可觀

玩轉冰雪 樂遊吉林 記者祝大偉攝 在大眾旅遊時代,冰雪已不再是老百姓要躲避的冷資源,而是人們美好生活的新嚮往,冰雪旅遊已走入中國尋常百姓家,成為冬季消費的新時尚。2021中國冰雪旅遊發展論壇近日舉辦,期間中國旅遊研究院發佈的《中國冰雪旅遊發展報告2021》指出:2021年是...

完工率超過95%!北京冬奧會延慶賽區23項配套基礎設施項目竣工

記者從7日召開的北京市延慶區兩會獲悉,目前北京冬奧會延慶賽區已基本建成,冬奧會配套基礎設施項目已完工23項,完工率超過95%,其他相關配套設施建設也已進入收尾階段。   近期,延慶賽區內國家高山滑雪中心、國家雪車雪橇中心、延慶冬奧村及山地新聞中心四大場館全部完工。除場館建設外,道路、住宿、醫療等外圍配套設施項目建設也取得成果,將保障賽區在賽時正常...

北京石景山區冬奧場館建設今年將全部完成

日前,記者從北京石景山區“兩會”瞭解到,今年,石景山區將全部完成冬奧場館及配套設施建設,建成冬奧主運行中心、首鋼滑雪大跳台配套設施及蘋果園綜合交通樞紐、M11冬奧支線、北辛安路南段、鍋爐廠南路等市政交通基礎設施。全面完成冬奧場館周邊及阜石路沿線等重點區域環境綜合整治和景觀提升工程。   今年將全部完成   石景山區冬奧場館及配套設施建設   目...

全國短道速滑冠軍賽落幕 名將紛紛着眼北京冬奧

圖片來源:國家體育總局冬季運動管理中心微信公眾號   中新網1月6日電 5日晚,隨着男子和女子1000米、女子3000米接力、男子5000米接力前三甲的揭曉,2020-2021賽季全國短道速滑冠軍賽落幕。   在女子1000米項目中,徐愛麗以01:33.809的成績獲得第一名,郭奕含、郝衞瑩分獲二、...

波蘭前跳台滑雪奧運冠軍福爾圖納:斯托赫將是北京冬奧會奪冠熱門

新華社華沙1月5日電 專訪:斯托赫將是北京冬奧會奪冠熱門——訪波蘭前跳台滑雪奧運冠軍福爾圖納   “卡米爾·斯托赫將是2022年北京冬奧會跳台滑雪項目最高領獎台的有力爭奪者。”波蘭前跳台滑雪名將、札幌冬奧會金牌得主沃伊切赫·福爾圖納日前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説。   在剛剛過去的週末,斯托赫奪得跳台滑雪四山賽因斯布魯克站的冠軍,三站比賽結束後他高居...